江山5分时时彩-5分6合网-原创小说-优秀5分时时彩-5分6合
当前位置:江山5分时时彩-5分6合网首页 >> 丹枫诗雨 >> 短篇 >> 江山散文 >> 【丹枫】站在北坡山顶上(散文)

编辑推荐 【丹枫】站在北坡山顶上(散文)


作者:建树 白丁,5.50 游戏积分:0 防御:破坏: 阅读:243发表时间:2020-05-22 20:29:53
摘要:原创首发

【丹枫】站在北坡山顶上(散文) 通往北坡山顶上的那条羊肠小道,过了将近四十年依然还是记忆里的模样——裸露着青石皮,两脚宽,曲折蜿蜒,远远望去像是匍匐在山间的一条草蛇。
   小道虽然不常有人光顾,但是并未绝迹。路两边秋草葳蕤,长势茂盛。有竹子形状的竹节草,有宛若绿色花状的“鸡蛋花苗”草,还有随风摇摆的“毛狗狗”草……这些草中,竹节草长得最为稠密,有的已经侵漫到了小路上。它们由嫩绿渐变到浅黄,由柔软成长为坚韧,由风姿卓越蹉跎成了老气横秋,已经走到了它一生的暮秋时节,大概类似人类的我这个年龄——中年。这段时节过后它将迅速衰老,直至枯萎……想到此,我下意识地摸了摸下巴的胡须,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——人生一世,草木一秋!一点儿也没说错!
   竹节草是农家肥的好原料。它有筋骨,“出圈”多。凝视着这一丛丛一簇簇的肥草,一种贪婪便涌上了心头。孩提时代要是有这么多的草,该有多么的幸福和满足啊!当然,这些草必须是我一个人所拥有,若有第二人插足即会由争执变为挣抢,甚至会“干仗”。在潜意识的驱使下,我竟然想用小石头把它们圈住,再用小石头摆上四个字——“有人占下”。哈哈,那将占据多大的一片心田啊!
   在这些草中间常常隐藏着一种叫“小儿茶”的中药材,夏天的时候开着极其鲜艳的紫花。这个季节它应该花瓣凋零只剩下躯干了。我曾经把它的根挖出来,脱皮抽骨后把皮晒干,卖到河顺公社药材收购站。那是一笔令人心动的收入。我想它现在一定还在这草丛里。于是拨开杂草仔细寻找,一缕一缕地找。找了好久最终没有找到它的芳踪。一股深深的遗憾从心底油然而生!
   小路不时有开阔之处。这些开阔的地方裸露着青山皮。青山皮在雨后会长出一层菌,我们叫它“地谷恋”。“地谷恋”薄、滑嫩、劲道。加葱姜蒜爆炒,味道极其鲜美。记得有一次我和妹妹挎着萝头从这里采回去“地谷恋”,母亲破天荒地从灶台上那一只粗皮坛子里摸出一枚鸡蛋加以佐之,香啊!那真是天下最香的美食,那是心底挥之不去的记忆!不敢想,一想一股涎水和着泪水就很顺畅地滴答到了胸前——“菜的香,母的爱常常令我泪流满面。”
   在半山腰那儿有一块几平方米左右的小地儿。那里曾经有我的一个小秘密。想到那件童年往事,我不由得加快了脚步。
   万幸!故地还在,不大不小还是原来的模样。我喘着粗气坐了下来,手脚并用,把青黄交接的杂草压平,干脆躺了下来。我要去神会四十年前曾经在这里躺过的自己。
   那是我为数不多的一次逃课;那是父亲一巴掌打出来的委屈;那是一首自编的童谣。
   “小尿盆,当儿当儿,老师尿得唰儿唰儿。”其始作俑者是白蛋儿。这个狡猾的“狐狸”!害得我在这里躺了一整天。最后还是老师从这里把我找到,拽下山去。对了,我还让蜜蜂蛰了一下。嘿嘿,这个老白蛋儿,我不能再替你背黑锅了!今天下山我就要去向老师诉说多年的冤屈,洗脱四十年来的罪名。
   说来奇怪,我们那一届学生如今都已经年过半百,白蛋儿甚至都当上了爷爷多年,可老师在我的心中,永远是那样的英俊,洒脱,永远是年轻的模样。
   这时,树上麻雀叽叽喳喳的叫声,把我从思绪里唤醒。我伸了伸懒腰,在草地上打了一个滚儿,深情地望着头上这一片晴空出神。
   今天的天空格外的蓝,没有一丝云。当然,这个季节空气中水分少,不会出现形态各异的云朵。四十年前深秋的天空好像也是这样的。我曾经感叹过现在的孩子看不到以前的蓝天。不得不承认,我说错了。现在老百姓能够重新看到碧水蓝天,真得要感谢伟大的国家啊!
   阳光慢慢地从身旁移到脸上,快要到晌午了。不能再“赖床”了,起吧!我拍了拍衣服,继续向山顶前进!
   “世界从来不缺少美,只是你缺少发现美的眼睛。”大概是这个道理。四十年前的菊花,一定比现在更加鲜艳,四十年前的红叶,一定比现在更加火红。记忆里的北坡怎么就那么的荒芜。是我当时眼拙,还是那时候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肥草上,现在已说不清楚了。不过现在的北坡真的很美。你看那一簇簇黄色的、白色的、紫色的秋菊迎风怒放,蜜蜂萦绕,蝴蝶蹁跹,真像是一幅三维立体有声有色且舒展自由的虫草画!
   登北坡和登奶奶山、坝顶草原等名山比较是相对轻松的。但来到山顶我还是出了一层细汗。秋风吹来,凉爽而不刺骨。真是风起汗落,顿感舒适。
   北坡顶上的植被长得比较茂盛,偶有几个“斑秃”。这些斑秃被岁月打磨得非常的光滑干净,像是专门为人们休息时准备的大理石座垫。
   山顶上稀稀疏疏地长着很多柏树。看到这些树让我想起一篇散文——《生如胡杨》。人怎么能生如胡杨?我有不同看法!胡杨木质松软,是不会千年不朽的!那是西部干燥的气候促成了它的美名。把它移植到中原就不好说了。
   我想,眼前这一棵棵柏树,根扎的牢,肌肉长得结实,经得住酷暑,耐得住严寒,四季常青。它不和杨树争伟岸,不和梧桐斗妩媚。你看它悠闲自得地生长,不急不忙地生长,拉长了岁月地生长,最终把自己从幼苗长成了正直的栋梁!人,当生如松柏!
   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二次登顶家乡的北坡。
   站在山顶,顺着山势向下看,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凹型建筑群,他像擦着地面荡在山脚下的摇篮。那正是我的母校。那是一片飘荡着欢乐的净土,那里沉淀着一段伴着向日葵一起长大的岁月。
   再把视线的焦点往前推,栗家沟村庄便一览无遗。正所谓“不畏浮云遮望眼,自缘身在最高层。”
   村子比四十年前大了不少。大概是受脚下这座山和南边那一条铁路的制约,村子南北纵向没有太大的变化,几乎还是原来的模样。东西横向扩张了不少。东边跨过了东沟桥,越过九亩地于邻村宋家岭接壤;西边跨越西沟桥到沙岭。东沟桥,西沟桥,再加上南沟。背靠北坡,三面是沟。此时我突然明白,先祖们为何把村庄起名叫栗家沟!
   村庄的西南角一片蓝色屋顶的建筑群,那是乾元恒玻璃有限公司,是村里栗军成创办的。他是眼前这个摇篮里走出来的骄傲!把视线回收到西庙——我老家那一带,空旷寂寥,一片废墟,拆迁后的瓦砾陪伴着那棵倒栽槐,像两个孤独的老人,两两相看,互不生厌。
   哎!想走的留不住,想留的您就留。这次五百多年建村以来的第一次人口大迁徙,是注定要载入栗家沟村史册的!不管是走出去的,还是留下来的,不管是功成名就的、失魂落魄的、富有的、贫穷的、幸福的、痛苦的……都和这里有着割舍不断的关系!就像孩子和母亲一样,血脉相连。
   此时饥肠辘辘作响,到了中午饭点儿时间。村庄显得很安静,往日里的袅袅炊烟不见了。哦!我想起来了,这是环保禁烧的结果。“绿水青山,万里碧空”,要回到四十年前这样的生态环境需要大家共同努力,即便禁烧给大家带来一些不便,甚至带来利益上的损失,做出这样的牺牲还是值得的,这点觉悟人们还是有的。栗家沟村的人间烟火,烟火人间里的栗家沟村,还会生生不息,薪火相传的!
   不夸家乡颜色好,且看清气满山村。

共 2662 字 1 页 首页1
转到
【编者按】站在北坡山顶上,作者因景生情,感叹生命短暂的同时也抒发了对家乡浓郁的依恋与赞美!作者登山遥望四处美景,回忆年少时的一次逃学,陶醉在北坡顶上茂盛的生物,感叹人生当如松柏,在望着家乡的风貌时,又不得不感叹祖辈人的聪慧,感慨烟火人间里的栗家沟村,一定会生生不息,薪火相传,赞扬家乡颜色好,且看清气满山村!全篇文字精炼,文笔细腻,描写贴切,引人入胜!力推欣赏!【编辑:梦锁孤音】

大家来说说

用户名:  密码:  
1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梦锁孤音        2020-05-22 20:33:12
  孩提时代要是有这么多的草,该有多么的幸福和满足啊!当然,这些草必须是我一个人所拥有,若有第二人插足即会由争执变为挣抢,甚至会“干仗”。在潜意识的驱使下,我竟然想用小石头把它们圈住,再用小石头摆上四个字——“有人占下”。哈哈,那将占据多大的一片心田啊!——读这一段文字的时候,让小编想起了小时候去河道里占落叶的情景!感谢老师奉献精美文章,期待精彩继续!
梦锁孤音
2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陆屿璠        2020-05-22 21:42:32
  炊烟袅袅入画廊的景致虽已不在,可家乡越来越美好的惬意却带给人无限的希望和窃喜!
共 2 条 1 页 首页1
转到
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
分享按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