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山5分时时彩-5分6合网-原创小说-优秀5分时时彩-5分6合
当前位置:江山5分时时彩-5分6合网首页 >> 欢喜酒家 >> 短篇 >> 江山散文 >> 【酒家】荡兄(散文)

精品 【酒家】荡兄(散文)


作者:岚亮 秀才,2370.86 游戏积分:0 防御:破坏: 阅读:2488发表时间:2020-02-23 10:10:11


   荡兄是我的铁血哥们,一个特有男人味的汉子。他身材并不高大,一米七五光景,却长得猿臂蜂腰,力可拔柳,且脑袋特大,剑眉豹眼。哈哈一笑,有金属破空之声;扬眉一呼,远山一片嗡嗡,声传里外仍余音缭绕,威风凛然。同学们皆呼其“大头荡”,我们几个知好的,则称他为“荡兄”。
   读高中时,我们有缘成了同窗。开始,我们对他是三分的忖,七分的不屑。他是外乡人,来自一个遥远的小山村,粗布衣裤上的补丁蓝一块黑一块的,衣领和袖口经常油腻得发亮,认为他充其量只不过是一个有一把子蛮力气的野小子而已。
   那时候,我们读的全是红书,没机会涉足古藉经典,古文基础几乎空白。一次上作文课,语文老师拿出一篇同学的范文当堂吟诵:“暮春黄昏,谷风浩浩,金乌西坠,玉兔东升……”把满堂“燕雀”听得目瞪口呆,如坠云雾。老师说,此文乃荡兄所作,并号召大家向他学习,多多阅读古典名著。从此,山叫子变鸿鹄,荡兄就成了我们的真心英雄,精神领袖。
   离校门口不远的地方,有一座水库。水库不大,却终年碧水盈盈,波光粼粼。岸汀之处,芦苇丛生,春来绿油油,秋到白花花,时有水鸭如鸥鹭“扑扑”飞出,白鸟似大雁从蔚蓝的天空翱翔而至。
   我们经常拖着荡兄,溜到芦苇丛中,听他给我们讲封神扯西游聊三国。讲累了,我们就把苇杆压成一片大席子,齐刷刷地躺在上面,嘴巴嚼着尖尖的苇叶子,眼巴巴地望着天空发呆。苍穹每一朵飘荡的云,都被我们想象成天上宫厥;天边每一缕燃烧的霞,全被我们看作是仙女羽裳;甚至碧空中吹来的每一阵风,皆被我们视为仙人的言语。我们时时忘记了上课的铃声,为此没少旷课,经常挨老师的训斥。
   荡兄最崇拜三国的赵云,自诩是子龙后裔。每每讲到常山赵子龙在长板坡救阿斗时,他便手舞足蹈,“哇哇呀呀”地把自己的先人夸成亘古以来独一无二的旷世英豪。他说,赵子龙会抽烟,而且那烟筒与银枪堪有一比,只是从没拿到战场上耍过,否则就是个双枪将。因而荡兄也嗜烟,他的烟龄仅比他的年纪少四岁。一岁时,父母离异,荡兄遂跟老祖父一起过。其祖父有两个爱好,一爱看古传,二好吸旱烟。长到四岁,荡兄就知晓在很早很早以前,有一座山,叫花果山,有一条狗,叫哮天犬。同时,他也把祖父的烟筒头玩得比贷郎鼓还溜。他叼起烟筒头,将火镰往火石上“噗”地一擦,嘬起小嘴把唇边的两挂鼻涕往上一吸,鼻孔里立马就喷出两条小白龙,比小仙童还惬意。
   一天中午,同学平从其父那顺了一包“大前门”,进贡给荡兄。荡兄兴致大增,眉飞色舞地给我讲完“草船借箭”,又讲“借东风”。不料东风尚未借到,就被体育老师悄悄地捉了舌头。那是一个瘦高个,打排球出身,杵在我们面前犹如一根长在肥地上的苇杆。他鼻子特灵,当场就把荡兄藏在草丛里的香烟给缴了。他对荡兄说,我都只抽新安江,你却叼着大前门,香烟没收了,从明天开始,校排球队算你一个。
   我们那一伙,从高中开始,个个成了烟枪,这是荡兄的“功劳”。
  
   二
   一个夏天的周末,荡兄带我到叶山的必彩家摘杨梅。叶山是处在洞宫山深处的一个小村子,座落在云遮雾绕的高山上,甚应“远上寒山石径斜,白云生处有人家”之景,犹如隐于云端的古寨秘境。
   杨梅山距村子尚有二十里路。一大早,我们仨人就蹚着薄雾出发。荡兄提着一个竹篓,必彩腰挂柴刀,肩上扛一木棒,吊着我们的午餐——一只红米袋和几块腌猪肉。通往杨梅山的小径细若羊肠,像一条长虫蜿蜒在如黛的森林中。小径上长满绿尖尖的竹叶米和青蓬蓬的车前子,不时有黄腹角雉从野花从中“呼呼”地飞出,恰似凤凰凌空而去,令我们赞叹不已。走到中途,就看到路畔长有三三两两的杨梅树,全是野生的,还没熟透,淡绿的杨梅挂在枝头才泛起一点浅浅的红,尝一下,酸溜溜的。必彩说,还未到杨梅山呐,你们先别急,到时红杨梅都吃不下了。我们根本就不理会,一通囫囵吞枣,到了杨梅山,就后悔得肠子发青。那满山的杨梅,株株像缀满玛溜璎珞,颗颗红得发紫,咬一口,真好吃,淡淡的酸,浓浓的甜,只可惜此时我们早被那些半熟的杨梅酸掉了牙,填饱了肚。
   荡兄灵活得像一只长臂猿,在树上蹿来蹿去,很快就摘了一篓满满的杨梅。临近中午,必彩砍倒一根毛竹,在毛竹筒里装上水,倒入米,放进腌肉,拾来枯枝在水边烧起篝火煮饭吃。不一会,竹筒里就飘来了缕缕的饭香。荡兄和我每人吃了一筒,那喷香的味道至今依然留在我的嘴边回味无穷。吃完饭,山雨骤来,我们全部成了落汤鸡,必彩叫我们回叶山。荡兄说不不不,我们直接回学校,可省十多里路呐,再说杨梅过夜了就不好吃,要让一班同学尝尝鲜。我们遂在野山之中另辟蹊径,抄小道往回赶。
   傍晚时分,我们走到了岩门。岩门水流湍急,无桥梁,唯一条百多步长的青石矴步浮出水面,从此岸通向彼岸。我曾在岩门砍过柴,知道曾有砍柴人被大水冲走丢了性命。那天,恰逢下过大雨,溪水特大,溪中央的几个矴步皆被淹没在奔腾的激流之下,我迟迟不敢迈开步子。荡兄说,拿出你前年到大山伐木的勇气来,心要定,脚莫抖,我牵着你走。他一手提着杨梅篓,一手牵着我,闲庭信步般地走过矴步,在岸边路亭的木柱上用火炭“刷刷刷”地题写道:青山不墨千秋画,绿水无弦万古弦。并落款:两个未来的北大生雨后到此一游。然后哈哈大笑,震得四周的空山一片嗡嗡回响。我一脸苍白,冷汗湿透衣襟。
   多年以后,我与荡兄说起这段经历,荡兄也后怕得直吐舌头。他说,现在想想,我脚掌心还发冷,当时只要眼一花,咱俩的小命就会化作一江春水向东流。
   荡兄的老家叫富岙桥,地名很富贵,却穷得叮当响。高中毕业后的那个秋天,我们一伙人高考全军覆灭,数学成绩没有一个是超过两位数的,而我们的志愿又是清一色的填报北大中文系,北大的美梦破灭了,大家个个垂头丧气。荡兄说,到我老家去,我放场电影让你们解解闷。荡兄花五块钱去租了一场名叫《苦菜花》的电影,他管卖电影票,我们管守门检票,每张票一毛钱。当时农村的文化生活极为贫乏,前来观看的乡亲不少,约有两百人。有些没现钱的,便用鸡蛋兑票。电影三场后,荡兄荡头一算,扣去片租,尚余十几块钱和五十多个鸡蛋。遂去买了十斤白肉,两斤枇杷梗,端来一缸自家酿的糯米酒,煮肉炒蛋滚酒大摆庆功宴。席间,他大放厥词,说奶奶的,我大头荡天生就是一个当老板的料,将来待我有钱了,带你们走遍全中国环游世界去!
   次年一开春,荡兄就背起行囊告别故乡的云,到外面的世界闯荡去了。起初,他像一个草莽英雄,终日在江西福建一带的深山老林里炼毛竹油。我们取笑他为“卖油翁”,他头一荡说,我是卖“鲜竹沥”的小老板。那些日子,他看尽了山景,尝遍了山珍。一次,他误食了一大碗“笑菌”,便仰天长笑不止,从玉兔东升一直笑到金乌西坠,犹如金钟长鸣,惊得满天星斗簌籁眨眼,夜色一片惨白。
   做了一年卖油翁,荡兄就甩了箬笠,效仿许文强,换上礼帽披风,浪奔浪流地流到了上海滩创业。
  
   三
   一九八六年冬,我趁退伍返乡之机,特地赶到上海与他久别重逢。那时,他租住在沪太路的沈家楼,办一服装加工场,两间二层场地,十几台机器,十几个女工。
   荡兄的卧室处在二层的小楼阁,七八个平米,室内除一只皮箱,一台电风扇,一张钢丝床外,再无其它物品。那时沈家楼仍属城效结合部,离闹市区很远。荡兄非要送我到外滩去住宾馆,在我再三推辞下才作罢。我俩遂同睡在那张一米宽的钢丝床上,荡兄反复说,见谅啊见谅,让你居此陋室,实为大大的不敬。
   荡兄起得很早,五点未到便驮着刚下线的服装,骑着一辆永久牌自行车,到市区给那些有关系的服装店和商场送货。八点左右,携一袋包子、油条、油蛋、牛奶回来,唤我吃早餐。我问他,你每天都此般辛苦?他说,是也。我偷偷问一女员工,女员工对我说,也就是你来了之后才起得这么早,平时没有这样的。我知道,他这是在给我做示范。吃罢早餐,荡兄便我带我去逛豫园、游外滩、荡南京路。在公共汽车上,与人打招呼寒暄什么的,“阿拉阿侬”的上海话说得贼溜。黄昏,一回到沈家楼,他就领我到一家小餐馆喝酒。小餐馆在沈家楼一隅,边上一片水泽,长满芦苇,犹似《沙家浜》里的芦苇荡,老板娘笑容可鞠,能说会道,与阿庆嫂堪有一比。我问荡兄,可有意中荡嫂?他荡荡头说,还没呐,奶奶的,现在我还是那个卖水果的丁力,待成为许文强了,再找不迟。
   后来,荡兄的小工场变成了服装加工厂,员工逾百,不料人疲病来了,患了黄胆肝炎。孤身只影陷于病榻,荡兄可怜兮兮的,好在一姓弋的女子倾情服侍。弋是上海郊区人,在厂里管生产,说一口纯正的上海腔,比荡兄地道多了。荡兄在弋的精心照顾下,脸上的黄颜很快褪去,待红光重回时,他见弋秋瞳剪水,心柔脑清,遂成其好事。弋为人非常贤达,就是不许我们称其为“荡嫂”,她说,这名大难听了,人家还以为我是荡妇呢?我问荡兄,都说上海囡以柔克钢,你在她家中的地位怎样?荡兄说,貂蝉可以让吕布昏头,但在关公面前就得认怂?就我,能跟我叫板的女子尚未出世呐。
   北京举办奥运会的前一年,老天爷赐我腹腔一平滑肌瘤,搞得我面黄肌瘦,我欲在当地去之。妻子不干,非得去上海,一个电话拨给荡兄,荡兄一听是瘤,遂在电话里对我妻“咿呀呀”的叫,这还了得,一刻都不能耽误,马上来上海。我们一到上海,荡兄先把我接到他的高档小区住一宿,次日直接把我送至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,把我妻子即刻吓得全身发抖泪珠成串。
   我在医院整整住了一个月,本来可以早些出院,但荡兄不肯,他说治病得一鼓作气一治断根。当时,他住在杨浦大桥畔的小区内,离医院很远,可他却每天领着弋,提着自煮的黑鱼汤、鸽子汤、甲鱼汤到医院陪我,风雨无阻,雷打不动。更让我放不下的是,他当时正在常熟开布店,他是置生意不顾专门来陪我治病的。与我共病房的是一位老教授,他的儿女均在美国,每日来来去去,就是他年迈的老伴。老教授见到荡兄如此这般仁义,连连感慨道,人生有此知己,足矣!
   前些年,荡兄又到新疆伊犁呆了几年,帮他同母异父的兄弟打点一房产开发项目。荡兄刚到伊犁不久,便给我和平发信息打电话,说伊犁景色大美,风情独特,叫我俩赶紧去走走看看。之前,他就再三邀请,由他买单,三行同行,先沿着我国金鸡型的边境线蹓跶一圈,尔后再择机环游列国。他还铭刻当时的承诺,遗憾的是,每每都是因我烦事缠身,未能成行。
  
   四
   以前,荡兄常年基本都呆在上海,只有春节才举家回乡与其老父团聚。他父亲离异后一直就单着,荡兄在上海不仅有套房,还有别墅,他再三动员父亲到上海与他一起生活。父亲去了一周,便打道回府,说是上海除了高楼还是高楼,除了人还是人,而且听不懂一句话,没一点明堂,还是老家好。
   我们有一个从来没经通气的约定:每年正月初一,我与平都会到荡兄的老家去相聚。每次,荡兄必亲自下厨,他是一个烹饪高手,一手扬州菜做得色香味俱全,十分地道。席间,他提出三瓶高度的《伊犁王》,每人分一瓶,开怀畅饮,一醉方休。以前,他嗜烟如命,那次我动手术后,深有感触地对他说,吸烟真不好,生病真痛苦,你把烟戒了吧!想不到他自打那以后,果真就把烟戒掉了。可悲的是,几年过去,我自己却好了伤疤忘了疼,又与尼古丁称兄道弟了。为此,他没少笑话我。我时常感叹,这个世界,为何总不完美,一个最大的原因,就是像荡兄这样的人太少,而像我这样的人真的是太多太多了。
   荡兄是一个至孝之人。最近两年,荡兄基本上都呆在老家,而且很少出户。我问他,你一个久居大都市,过贯了灯红酒绿的人,怎么在这个山沟沟呆得住,难道金盘洗手放马南山了?他说,我不是不想做生意,而是老父亲年迈多病,上海又不去,我只能回来陪他。
   今年新春,我们事先说好的,大年初一不见不散。荡兄还对我说,今年兄弟们要大吃大喝三天三夜。我问为何?他说,我在家闲着,就自个养了金鸡一群,花鸭一群,兔子几窝,另种各类蔬菜几圃,就等你们来帮我扫荡啦,那些鸡鸭整天“咯咯咯”、“嘎嘎嘎”的把我的头都吵昏了。不料,新春刚至,一场因人祸引发的天灾不期而至,新冠疫情席卷神州大地,相聚之事只得做罢。
   我如狄仁杰问李元芳一样,荡兄,对此次疫情你怎么看?
   荡兄说,天作孽犹可违,自作孽不可活。这是因果使然,老天给人类的报应啊!诸如此类,还多着呐,比如战争,比如掠夺,比如庸官……好了,不说也罢,我们就好好宅着吧,待春暖花开,咱们趁早周游世界去!
   荡兄的话,我相信,因为他是一个一言九鼎之人。然而,我暂时又不相信,他说过:老父在,不远游。
  

共 4900 字 2 页 首页12
转到
【编者按】非常朴实而真情的一篇文章,在略带诙谐且字词严谨的叙述中,一位重情重义的汉子呼之欲出,力透纸背。人生难得一知己,茫茫人海,有缘相识,且少年骑竹马,风雨相伴患难与共,一路走来,其间的点点滴滴,令人感慨不已。谁说人间无情,谁说这个世道坏人多,由此及彼,透过这位侠骨柔情的“荡兄”,我们感受到人间的温暖和大爱。文章真实书写娓娓道来确实是散文体裁,但其间的情节和故事,与小说异曲同工,真实性可读性和感召性并存,读后余味无穷。好文章,推荐!【编辑:山泉】【江山编辑部·精品推荐202002240005】

大家来说说

用户名:  密码:  
1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山泉        2020-02-23 10:25:08
  岚亮老弟也是也如“荡兄”一样,重情重义,才刚说的要来酒家坐坐,果然就送来佳作,深表感谢!
我来自大山深处,来自心灵彼岸……
2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山泉        2020-02-23 10:28:23
  佳作清新,老酒一壶,实乃快意人生。
   疫情逐渐远遁,人生依旧延续,对酒当歌,说风花雪月日,侃文章千古事……
我来自大山深处,来自心灵彼岸……
3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鸿鲲        2020-02-23 10:29:46
  好人好报。荡兄,一个飘荡的大哥,一个磊落的凡人英雄。
人生如逆旅,吾亦是行人
4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岚亮        2020-02-23 12:34:59
  感谢山泉大哥!编按犹如画龙点睛,堪称一字千金。到江山闲逛两月,一日忽见逸境处,竟有酒旗飘香,便心生幽思,择日携荡兄前来沽酒一杯。今儿来了,只是拙作青涩,承蒙不弃,再次感谢,问好敬酒!
5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岚亮        2020-02-23 12:53:39
  投稿前,我曾将稿子发给荡兄审阅,对他说,要不我对你略施粉黛,打扮得高大上一点?荡兄说:莫莫莫,那么搞,就把整成“空兄”了。荡兄是个坦荡荡的人。大哥说得好,人生须对酒当歌。届时我携荡兄,专程到彩云之南,咱们兄弟连浮三大白!
6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岚亮        2020-02-23 12:55:22
  谢谢鸿鲲老师,你认同荡兄,我非常高兴,向你敬茶!
7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怀才抱器        2020-02-23 13:25:51
  写人物,岚亮老师是一把好手,通俗之中见情趣,数言就塑造了人物性格。敬佩才气!
8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岚亮        2020-02-23 15:37:00
  谢谢怀才大哥!与大哥一比,尚差十万八千里。继续向你学习,握手请安!
9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怀才抱器        2020-02-24 22:04:11
  特别的表现视觉,精美的表述,祝贺佳作摘精。
10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山泉        2020-02-25 09:04:12
  好文打榜首页。
我来自大山深处,来自心灵彼岸……
共 18 条 2 页 首页12
转到
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
分享按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