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山5分时时彩-5分6合网-原创小说-优秀5分时时彩-5分6合
当前位置:江山5分时时彩-5分6合网首页 >> 逝水流年 >> 短篇 >> 情感小说 >> 【流年】爱的畸变 (短篇小说)

编辑推荐 【流年】爱的畸变 (短篇小说)


作者:寒鸿 布衣,386.37 游戏积分:0 防御:破坏: 阅读:2895发表时间:2019-01-23 12:29:40

“芷馨,我爱你!”李鸣滚烫的双唇吐出了男女之间那句永恒的呼唤。
   芷馨是位高个子女生,非常漂亮;穿一袭鸦背青的低领无袖连衣裙,裸露的脖子和肩膀现出夜间积雪似的柔和光亮。李鸣看得心醉欲死,恨不得仰面躺在她的脚下,让她的纤纤玉足踏在他的心窝上。
   芷馨显得很平静。这句话许多男生都对她说过,李鸣的表白并没有什么不同。
   “班长,你约我来,就是为了说这句话?”
   “对!这句话在我心里憋了三年了。再不说出来,我就要发疯了!”
   两人站在图书馆前面的那块草坪上,月亮如同一颗新剥的荔枝挂在紫色的苍穹中。轻纱般的夜色替他俩作了一层掩护,远远望去只是两个朦胧的人影,面目无从得见。
   “班长,咱俩不合适吧?你才这么点高,比我还矮!”
   芷馨一米六八。李鸣一米六三,比她矮五公分。五公分在物理学上只是极短的一段距离,而在男女情爱方面,去是不可逾越的天堑鸿沟。
   李鸣“扑通”一声跪在芷馨面前,双用抓住她的裙摆,衷恳道:“相信我,芷馨,我会让你幸福的。你给我一次机会吧!”
   “班长,你何苦这样?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!”
   芷馨扯过裙摆,怜悯地看了李鸣一眼,飘然而去。
   李鸣失魂落魄地跪在那里,心如刀绞,泪似水流。
   草坪周围有几棵塔状的松树。一个身材矮小的女生从松树后面闪出来,慢慢走近李鸣,俯身搀他:“男儿膝下有黄金!起来吧。”
   李鸣羞愧难当,狼狈地问:“琼芳,你怎么会在这儿?”
   琼芳淡然一笑:“我碰巧路过。”
   三人是同班同学,正在省农业大学读大三。毕业时,芷馨与同系一位英俊魁梧的男生定情,双双去了一个地级市。李鸣是班长,又是党员;琼芳家在本市,因此他俩留在了省城,分在省农业科学研究院工作。不久,二人结为夫妇。
   十五年后。
   全省农业战线的一次表彰大会在省农科院隆重召开。农科院常务副院长、院属农业科技推广公司总经理李鸣同志作重要讲话。
   追求芷馨的惨败深深地刺痛了李鸣。人不激不奋,水不激不跃。李鸣知道,身材的先天不足注定他得不到自己所爱的女人;他还知道,掩盖男人肉体缺陷的唯有权力与金钱。身在国有单位,发财的机会比较渺茫,于是权力就成了李鸣孜孜以求的目标。
   李鸣底子较好,在学校就入了党。加上他工作勤勉,为人谦恭,很快就提了副处。走上仕途后,李鸣更是敛锋藏锷,处处小心;不得罪人,也不收礼。所以不仅政绩突出。而且口碑也好。他由此平步青云,三十六岁就被任命为副院长。老院长快退休了,身体又不大好,农科院的日常工作便由李鸣主持,他才是农科院的一号实权人物。
   夫贵妻荣。琼芳赞许地说:“李鸣,你真是好样的!我大学里没有看走眼。”
   琼芳是班上唯一暗恋李鸣的女生,所以她才会在李鸣约芷馨见面时跟踪他。
   散会后,李鸣夹着公文包正告示待回家,身后忽然传来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女声:“班长!”
   李鸣蓦然转身。天哪,竟然是她!他的头不禁一阵晕眩。
   面前的女人是芷馨。她和读大学时没什么变化,只是身材稍胖了一点,面色有几分憔悴。
   “班长,十五年没见了!还记得我吗?”
   记得!怎么会不记得呢?十五年来,李鸣时时刻刻都在想着芷馨。她是这辈子唯一使他的心燃烧的女人!也是唯一使他的心流血的女人!伤害我最深的人,永远都是我最爱的人。方法只有一个,就是成为比他更强的人!这好像是哪部韩国剧中的台词。
   “去家里吃个饭吧?琼芳也很想见你。”
   芷馨高兴地接受了邀请。
   芷馨是作为先进工作者来城接受表彰的。这当然不是她第一次来省城,以前也来过多次,但都没脸见李鸣夫妇,因为这些年她过得很不顺。她的美男子丈夫工作没多久即辞职经商,扑腾了几年,钱没赚着,反欠了一屁股债。男人倒也豁达,知道自己不是那快料,便施展魅力,傍上了当地的一位女企业家。很快还清了债务,还当了她公司的副总;代价是与芷馨离了婚,做了老板的丈夫。
   这次邂逅使李鸣感到,他对芷馨的爱非但没有消减,反而更加强烈了。望着人到中年,但风姿依旧的心上人,他不由得萌生了一个大胆的念头。
   “芷馨,想不想来省城工作?”
   琼芳立刻猜到了丈夫的用意。她知道李鸣这此年一直没有忘记芷馨:知夫莫如妻,现在芷馨离了婚,丈夫的心思肯定又活络起来了。但她爱李鸣,在不破坏家庭的前提下,她可以容忍丈夫和芷馨偷情。
   “我求之不得!只是事情不好办吧?”也许在芷馨的潜意识里,这正是她见李鸣的目的。离婚后孩子归前夫,她身心疲惫,太想换个环境了。
   琼芳看着丈夫笑道:“别人也许不好办,但他是常务副院长,只手遮天;这事易如反掌。”
   “那就拜托李院长了!”芷馨柔媚地看了李鸣一眼,话外有音。“事成之后,恩有重报。”
   调动办得比芷馨想象的还要顺利,一个月不到,她就已是省农科院水稻所的副研究员了。院里又分给她一套一室一厅的房子,她梦幻般地成了省城居民。
   安顿好的当天晚上,李鸣便来看她。大家都是中年人了,李鸣的眼里燃烧着爱的火焰,芷馨的脸上写满了被爱的幸福;两人没费什么言语就宽衣解带,睡在了一起。
   和自己所爱的女人做爱原来如此美妙,如此沉醉!李鸣被深深地震撼了。他感到这十几年来他根本是白活,生活待他真是太刻薄了!现在他得到了芷馨,他要把这个尤物牢牢抓住,让她好好补偿自己这么多年的损失。李鸣吻着情人的眼睛,冲动地说:“芷馨,我要娶你!”
   芷馨的反应却很平淡。女人喜欢把自己有过的男人作比较;在这方面,李鸣和前夫简直不能同日而语。前夫高大威猛,精力无穷,总是令她浑身颤栗、激情燃烧;而和李鸣做爱,她却亢奋不起来。她欣赏他做官的魄力,感激他把自己调进了省城,但她对他没有爱的感觉。
   “琼芳怎么办?”
   “跟她离婚!反正我从来就没有爱过她。”
   “那就等你离婚后再说吧。”芷馨含混地说。
   琼芳坚决不同意离婚。她情绪失控,声泪俱下:“你和芷馨的事,我可以装着不知道。看在儿子的份上,别提离婚行不行?我爱你,离开你我没法活!”
   李鸣冷酷地说:“琼芳,我从来没有爱过你!咱们还是好聚好散吧。”
   “我不会签字的。”琼芳冷若寒冰地说。
   “那就法庭上见!”
   法院判决要等一年。刚好农科院有两个赴日本进修的名额,芷馨吵着要去。李鸣说:“我舍不得你!”芷馨抱着他的脖子撒娇道:“不就是两年嘛。反正你离婚也要一年。等我一回国,我们就结婚!”
   李鸣想想也对,就安排芷馨去了日本。
   打闹离婚开始,琼芳就带着儿子回娘家住了,李鸣独居一室,倍感寂寞;就打越洋电话和芷馨聊天,问她的学习工作、饮食起居,反复倾诉自己始终不渝的爱情。他一周要打几次。夜深人静,李鸣抱着电话和芷謦谈心,诉说他的相思之苦。电话粥一煲起来就没个完,丝毫不顾通话费正在成倍地向上累计。
   一年过去了,李鸣的国际长途话费高达十几万元。他当然不想自己埋单:他为了捞政治资本,从不受贿,也没这么多钱。李鸣想到了他挂名总经理的院属农业科技推广公司,就叫公司财务做了一假账,把这十几万元当业务费报销了。
   法院的判决书下来了,准许离婚。李鸣满身通泰,笑逐颜开。琼芳却冷静得出奇,她盯着李鸣,一字一板地说:“我会让你再回到我身边的。你等着!”
   三个月后,市检察院突然拘捕了李鸣,因为他涉嫌贪污公款十几万元。举报人正是李鸣的前妻琼芳。她去了电信局查过话费单,又通过熟人了解到这笔款子的出处,然后向检察院写了一份详细的举报材料。
   李鸣因职务侵占罪,被判有期徒刑三年。法官告诉他,之所以判得这么轻,是因为琼芳四处借钱,替他退还了这十几万元。
   李鸣入狱后,便和芷馨中断了联系;她没有给他打过一次电话,写过一个字。
   又过了一年,琼芳带着儿子来看李鸣,默默地递给他一封信,是芷馨写来的;信上说她已和一个旅日华侨订婚,不准备再回来了。她感谢李鸣为她所做的一切,感谢他的爱;今生无缘,来生再做夫妻云云。李鸣不觉将信纸攥成一团,它就像一颗刚出锅的栗子一样烫手。
   李鸣凄惨的模样令琼芳格外心痛。她看着他,轻声道:“好好改造,我等你出来!”
   李鸣突然泪流满面。他说不清自己是悔恨还是感动,也许两者兼而有之。

共 3122 字 1 页 首页1
转到
【编者按】身边的风景不珍惜,不是自己的不能强求,是自己的跑不了。人生一世草木一秋,须守住底线方能成就大事,方能平安度一生。李鸣忽略了这一点,本不属于自己的,要揽在怀里,注定了才开始就是悲剧。身边的人那么爱自己,却视而不见,非要闹个妻离子散,最后把自己弄进监狱了,人财两空,前途断送,臭名一生,鸡飞蛋打一场空。这就是贪欲引发的,按老百姓的话说,叫做活该。小说语言凝练,给人警醒,值得一品。佳作,推荐阅读。【编辑:山地731828829】

大家来说说

用户名:  密码:  
1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山地731828829        2019-01-23 12:31:03
  构思不错,发人深省。
2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山地731828829        2019-01-23 12:31:30
  谢谢赐稿流年,遥握,问安!
3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立文早页        2019-01-23 15:07:27
  作者苦心,人物从善,一切回归美好,欣然。
共 3 条 1 页 首页1
转到
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
分享按钮